欢迎访问4008com手机版网站!
  • 今天是:
服务热线:0797-8196688、0797-8196699 登录 | 注册

您现在的位置:4008com手机版 >> 资讯资讯 >> 行业资讯行业资讯

波音企业董事长:市场足够容纳三家对手

编辑: 发布时间:2011-01-04 09:00:00 来源: 查看次数:2183次

  在中国市场,波音企业(Boeing Co.)似乎站在了一个微妙的十字路口:因为不满欧盟ETS碳排放的实施,中国政府试图用削减空中客车企业(Airbus S.A.S.)的飞机订单来惩罚欧盟;而来自美国的波音或因此而受益,借机提升市场份额。

 作为世界最老牌的航空制造企业之一,波音始终坚持秉承着“工程师学问”,这甚至被业内苛责为过于沉稳、缺乏创新。对于未来的技术创新和现下的市场战略,作为波音的掌门人,詹皇·麦克纳尼如何布局?

希翼从世界范围内解决航空碳排放问题

 长期来看,欧盟ETS这项举措将会对整个航空业造成长期的损坏。我相信大家需要一个全球性的解决方案。

 《中国经营报》:欧盟ETS(碳排放体系)自提出之日起就受到了包括中国在内的各个国家反对。近日,空客的母企业欧洲宇航防务集团总裁Louis Gallois公开宣称,受到ETS的影响,来自中国航空企业的35架A330客机订单或被推迟,香港航空有限企业(Hong Kong Airlines Limited,简称“香港航空”)的10架A380客机的订单已被阻止,120亿美金的订单受到影响。与此同时,却有报道称波音企业即将从中国的几位客户处获得30架波音777宽体式飞机的新订单。这是否意味着,在中国与欧盟日趋紧张的关系中,波音却因此而得益,获得更多飞机订单的机会?

 詹皇·麦克纳尼:大家和多家中国航空企业进行过认真的讨论,有望获得的波音777订单数量和你刚才提到的数字基本吻合,但是所有的订单并没有最后敲定。但是大家现在希翼在ETS碳税的问题上全球能够达成一项共识,而不是由欧盟内部达成了一项决议,而后将这项碳税强加到航空企业上。长期来看,欧盟的这个举措将会对整个航空业造成长期的损坏。航空业是一个全球性的行业,我认为大家需要一个全球性的解决方案。大家希翼能够将有关碳税问题讨论的步伐加快,来获得全球性的解决办法。

 《中国经营报》:尽管欧盟ETS遭到了世界各国的反对,但是减少航空业的碳排放却是各大航空企业的共识。在环保燃料的研制方面,你认为这个产业链形成的过程需要大约多长时间?在推动这个过程中,波音有什么与中国合作的计划?

 詹皇·麦克纳尼:波音在中国有多项与生物燃料相关的倡议和计划,大家与多家中国高校进行生物燃料方面的研发,并且成功进行了生物燃料的首次验证飞行。此外,近日波音与中国商用飞机有限责任企业(Commercial Aircraft Corporation of China,Ltd.,简称“中国商飞”)在京签署首份合作协议。根据协议,双方将共同出资在北京创建波音-中国商飞航空节能减排技术中心,该中心将支撑旨在提高民用航空业燃油效率和减少温室气体排放的研究项目。同时,双方还达成协议:每年进行高层会晤,就民用航空市场预测进行交流。

 但是,需要指出的是,生物燃料不会是一夜之间突然可以实现产业化的,这个时间应该是在未来的5-8年之内。燃油的混合配比上可能会跟汽车工业类似,即一开始可能在化石类燃料中掺10%-20%的生物燃料,不过我认为有一天大家将使用100%的生物燃料。从技术角度来说,没有理由达不到这个目标。

做好了面对“三角局”的准备

 从长远来看,我知道中国的制造商将是一个非常强有力的竞争对手,并且会表现得活力十足。

 《中国经营报》:在订单霸主宝座的争夺赛中,波音已经连续第九年败给了空客。你如何看待2012年波音的订单量?

  詹皇·麦克纳尼:总体而言,波音企业飞机销售情况在2011年表现强劲,但目前要预测订单量不是一个简单的工作,但是我相信大家可以得到和去年同样、甚至更多的订单。虽然中国经济预期增长从8%变为7.5%,但这仍然是很强劲的增长。20年前,全球航空运输大概有70%以上都集中在欧洲和北美市场。但预计在20年之后,欧洲和北美市场所占的比例连40%都达不到。

  现在美国有问题的是国内经济,美国的出口经济势头大好。近日,奥巴马总统访问了波音企业,他鼓励美国应该有更多的出口,同时也确信波音的工作重点应该放在制造业。可以说,波音作为一个飞机制造商,同时也是美国最大的出口商,得到了前所未有的关注。

 波音目前面临的挑战非常多,包括大家目前面对的全球经济的现状,不断走高的油价,以及不断出台的环保方面的法规。但对于波音来说当务之急是要采取一些相应的措施,提高大家的飞机产能。因为目前看来波音的订单量表现强劲,比如,大家在2012年预计订单量至少达到800架飞机,但是2012年飞机的产量可能只有500架,随着合同储备订单量的继续增大,波音面临的处境是飞机订单量要大于飞机的产量。

 大家将在未来三年内逐渐提高飞机的产量,从2012年到2014年,大家的计划是将飞机的产量提高30%。30%的难度是很大的,尤其是大家使用了这么大规模的供应链,意味着必须让每一个环节都随之而提高,这是非常有挑战性的任务。

 《中国经营报》:在过去的十年间,中国航空运输市场的增长让世界航空业为之瞠目。根据波音企业的预测,在直至2030年,中国将需要5000架新飞机,价值6000亿美金。有业内人士认为,中国已经出现更新及替代的市场需求苗头。你如何看待中国的这部分市场?

 詹皇·麦克纳尼:需要强调的是,飞机制造业这个市场需求并不仅仅是为了应对不断增长的GDP,在经济增长的同时,一些飞机购置的需求是因为要将老龄、燃油效率较低的飞机替换成新的燃油效率高的飞机,随着燃油和石油价格的居高不下,大家注意到,飞机更新这一部分市场需求也是非常强劲的。

 而目前,这部分市场在中国仅仅是刚刚启动。中国在上世纪90年代购置了大批量飞机,这一批飞机将逐渐进入老龄化,它们的燃油效率将会降低,所以说中国的机队或者飞机购置的需求在未来15年内,在飞机替代更新市场方面将会表现非常好,而不是仅仅限于GDP增长所带来的需求。不过,中国的机龄实际还是比较年轻的,这意味着替代飞机不会比新飞机订单的增长还要多。

 《中国经营报》:众所周知,目前大飞机的飞机制造市场由波音和空客垄断,而来自中国商飞正在研制的单通道大飞机C919,被业内解读为挑战A与B的第三种力量。你如何看待来自中国的竞争?

 詹皇·麦克纳尼:大家看到了越来越快的增长需求,无论在发达经济体或者发展经济体,这个趋势都是同样的。现在市场有足够的空间来容纳第三家竞争对手。我很难说中国商飞到底会达到什么高度的成功,或者什么样水平的成功,但是从长远来看,我知道中国的制造商将是一个非常强有力的竞争对手,并且会表现得活力十足。而我相信能通过波音的创新能力,比如说将787的技术纳入窄体机来提升大家的产品,以确保波音总会有业内最好的产品。随着中国竞争者的加入,大家也感受到这其中带来的竞争压力。大家也做好了同时和另外两家竞争对手竞争的准备。我想波音企业要确保在竞争中胜出唯一的方法,就是拥有最出色的机型,同时将技术的提升力度加大。

 《中国经营报》:目前中国的人力、原材料成本也在不断增加,不知在航空业是否面临同样的情况,这是否会成为影响你们和中国工业合作的一个因素?

 詹皇·麦克纳尼:在这个方面,波音很希翼能成为其他行业的表率,因为波音企业现在已经是全球从中国的航空业采购、组件和服务的最大的购买方,大家现在在这个基础之上还有更多的计划,希翼能加大采购的额度。的确,在中国有人力成本和原材料成本逐步走高的问题,但对于航空航天业来说,大家是一个增值型的产业。拿737水平安定面举一个例子,这个水平安定面涉及到的技术及其技术价值,远远多于原材料和人力方面的价值。这也就是为什么波音在这方面工业合作一直得到中国政府鼓励的原因,通过这些富有技术含量的采购行为,能够让中国脱离受限于高人力成本和原材料成本升高的现状。

   旁白:竞合的逻辑

 上世纪60年代,当波音企业的飞机在全球天空中称霸时,一个叫阿瑟豪斯的人与他的法国朋友开玩笑:“为什么不把大家即将生产的飞机叫A300呢?在英文字母表中,A排在B前面。”

 这样一个不经意的玩笑,促成了空中客车的诞生。现在,空客已经成长为与波音比肩而立的竞争对手——直到2011年的订单盘点中,空客已经连续九年坐在了世界订单霸主的位置上。

 业内经常形容空客为灵活的猴子,而波音则是沉稳的大象。一位航空企业的高管曾经告诉《中国经营报》记者,在购买飞机的谈判中空客往往可以当场拍板,给予较低的折扣;而波音则需要层层请示,从总部申请特别折扣。

 事实上,在波音内部推崇的是工程师学问,即工程师在战略决策过程中有相当的话语权。比如波音内部曾经对于737飞机有两种不同的意见,一方认为需要推出一款全新的替代机型以彻底赶超竞争对手,另一方则认为应该学习空客推出一款升级机型。最终,波音的工程师们从技术的谨慎角度出发,驳回了波音高层的想法,选择了更为稳妥的升级方案。

 作为波音的现任掌门人,詹皇·麦克纳尼并没有赶上波音“一家独大”的市场局面。或许也正因为如此,他在对待竞争者的问题上表现得格外谨慎而友好。根据时间表,中国商飞的国产大飞机C919将在2016年问世,而麦克纳尼认为,“中国的制造商将是一个非常强有力的竞争对手。”

 先后在GE和宝洁工作过的麦克纳尼,拥有丰富的管理经验。他善于团体运动,尤其热爱冰球和棒球,在他看来,整个团队的动态和企业很相似——领导地位是争取来的,队长是靠实力得到这个位置的。而在他的管理生涯中,他也一直强调依靠团队整体的力量来赢得成功。

 这种管理风格在波音的战略中也展露无疑。尽管中国的C919大飞机将直接与波音王牌飞机737竞争,但是波音却选择了在中国国产大飞机诞生前夕,与中国商飞进行战略合作,成立节能减排技术中心的合资企业。

 不过,对于麦克纳尼来说,来自中国航空制造业的竞争还不是当务之急,他更大的挑战在于整合产业链的上下游,以尽快提高波音飞机的产能。手中堆积的订单需要被快速消化,这几乎是波音与空客的共识,但是提高飞机产量是一件协同作战的事情,需要两大巨头遍布全球的供应商共同努力。这背后,对麦克纳尼的团队协调能力和管理能力无疑提出更大的挑战。

赣公网安备 36070002000234号

XML 地图 | Sitemap 地图